广州帽子价格联盟

第七十二篇:99%对1%的拆迁

树屋2018-01-12 18:26:25


刚过去的国庆期间,网传《广州一城中村改造摆1500桌贺回迁,媒体称村民拥千万房产》令人咋舌,而这一城中村就是“杨箕村”




千围宴,万人聚餐,庆祝回迁之喜。杨箕村毗邻广州珠江新城CBD黄金地段,据当地官方信息显示,杨箕村平均每栋(户)分得186.1平方米的回迁面积。如果按照周边楼盘的均价估算,杨箕村的村民户均坐拥1000万的资产。这也就是所谓的“坐拥千万房产”。




消息传出,很多人羡慕嫉妒恨,认为“杨箕万人宴是打在所有奋斗者脸上的耳光”,生在一个好的地方,等着拆迁,无需奋斗就能“坐拥千万房产”了。公号“那一座城”的文章《广州 | 流离失所的千万富翁部落》,却从历史视角,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


早在2013年初,知名记者柴静就对杨箕村有过采访,撰写“记者手记”,并在她主持的《看见》栏目报道杨箕村这场“99%对1%的拆迁”。面对政府提出的拆迁补偿,99%的村民接受了,剩下1%的人坚守家园,被称为“钉子户”,直到强拆结束。


99%对1%的拆迁。我想起一句老话: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1%的人固执己见,他们的坚持没有错,只是力量太薄弱,于是诉诸法律,而法院的判决却是:少数服从多数。那就真没辙了。


广州是座古城,有很多古村落。在城市建设大背景下,古城换新装,古村落则一个个沦为城中村,面临改造拆迁问题,随着城市一同更新。古村落-城中村-土豪社区,一段村落演化史。


相对北京、上海,广州的城中村改造进程比较缓慢,历时也比较久远。直到现在,繁华的天河城岗顶一带还有个石牌村。珠江新城边上的猎德村是最早完成整体改造的,但也是近几年的事。相继完成的还有林和村和琶洲村,如今的杨箕村,可算是尾随其后。而千围宴并不新奇,猎德村改造回迁时也有,这应该是老广州的一种习俗。




有人说,广州政府太仁慈了,城中村改造才会那么棘手。即便是再仁慈的政策,拆迁的过程仍是一部官民对抗的血泪史,免不了流血事件的产生。


国人的乡土情结在慢慢流失。老人们住惯了祖屋,年轻人喜欢住新房。而拆迁换来的是巨额的赔偿金和一套新房,年轻人往往欢欣雀跃,老人们成了绊脚石,然后被说服,灌输一种希冀,有的还没等到新居入伙就已老去……


广州正在加快城中村改造步伐。据悉,到2020年,广州规划完成138个城中村改造。我所生活的区域正好也有几个村落在改造名单中,有的也正在改造中。为了得到更多的拆迁赔偿金,村民们早已动起来了,大兴土木加高住房,原本温情的古村落成了一眼凌乱的城中村,这样还不改造,我都看不下去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喜欢逛城中村,带着单反扫街,参观村里的祠堂,品尝巷里的小吃。岭南村落有独特的微景观生态系统,选址讲究风水,邻里关系和睦。


老广州的味道,改造之后还能否完好地保存下来,这点我是持怀疑态度的。


原创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o⊙)…(⊙o⊙)


树屋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友情提示:欢迎来投稿

___________

往期文章:关注树屋,点击“文艺屋”-“目录”查看

投稿及合作方式:点击“文艺屋”-“投稿”/“合作”查看

Copyright ©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