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帽子价格联盟

从小玩纸飞机,现在研究无人机,小鲜肉学霸一直把自己的生活当实验 | 015

梦径2018-06-11 07:48:08

 

陈锴杰从小就特别贪玩。

 

小学的时候,老师嫌弃他每天玩纸飞机,问:“你难道可以一辈子玩飞机吗?

 

现在的他,想坐着自己研究的无人机飞回小学,跟老师理直气壮地说一声:“是的,我真的要玩一辈子了。


陈锴杰于中间。


01

盛夏的广州,好似让每个人心中都汹涌着一团热情。就读美国杜克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锴杰,趁着暑假来到亿航这个研发智能无人机的公司实习。看着各种的用途的无人机在空中自由有序地飞行,他忽然意识到“飞机”这个东西,在他生命里存在了快十年了。

 

只是小时候的他,手里捏的是纸飞机。

 

小学四年级的一个下午,天空飘着一朵朵拉丝的云絮,空气中有童年调皮的味道。锴杰看着别人折的一架纸飞机,眼里有说不出的羡慕。那架看似普通的纸飞机,在空中不疾不徐地飞了好几十米。它轻轻缓缓地在地上着陆,好似一位舞者优雅地为自己的即兴表演谢幕。

 

锴杰讪讪地踢了踢地上的一颗石子。同样的材质,自己的纸飞机却刚飘在空中不到一秒就笔直地在地上坠落,惨烈得如同撞在墙上的小鸟。

 

没想到就是憋着这股不服气,他如坠入爱河般地迷恋上了纸飞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他都会背一堆沉沉的A4纸去学校,一下课就跑去五楼的天台。一架、一架,他不厌其烦地用不同方法折飞机,然后往楼下的草坪上扔。看着不同的纸飞机在天空中停留时间不同,他被纸飞机的飞行方式以及背后奇妙的原理深深地吸引着。“这个给我的感觉太奇妙了。一直对飞在空中的物体感兴趣的他兴奋地说,“真的太好玩啦!”

 


陈锴杰在练习武术



02

自从迷恋上了纸飞机,锴杰好像就是一个学校很神奇的所在。当大家在做王后雄的时候,他在研究高年级的物理;大家在上补习班的时候,他在看MIT公开课;大家在准备竞赛的时候,他在羽毛球馆记录了上百架纸飞机的测试数据。

 

“我当然也要学习和竞赛,但是那些整天在纸上算的东西,其实很没有意思。”爱玩的他虽然成绩很好,但是重点好像一直没在学业上。

 

草地上的白色飞机和漫天飞舞的纸片,让老师们恼火不已。即使他从小是个学霸,也经常被老师骂得狗血淋头。父母不喜欢他不务正业,但是他漂亮的分数总能让他们无可奈何。

“我不太在意别人的评价,”他说,“只要我觉得好玩的东西,就一定会做下去。

 

初中时,他拿着纸飞机去参加科技大赛,评委疑惑地问这个纸飞机到底有什么用。青涩的他低头说:“不知道,就觉得好玩。”虽然在这个比赛上他没有走得很远,但是他一直坚信,很多一开始看不出价值的东西,最后却可能撼动整个世界。

  



03

青春如梭,永远捏着个纸飞机的他,转眼快长到一米八几。他和小伙伴代表自己的高中去参加了面向全球华人的丘成桐中学生科学大赛,研究的还是如何让纸飞机飞得更远。

这次,他们却获得了物理金奖。

 

“备赛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到现在都非常怀念。”他把“非常”二字重复了两遍。那时候,他的课桌上堆满了从厦门大学航空航天系借来的物理书。虽然有很多章节对那时的他还是过于晦涩,但是厚厚的笔记却告诉我们,他依然乐在其中。

 

那些月白风清的晚上,教学楼都是灯红通明,所有的学生都在上晚自习。对面空荡荡的实验楼里,只有一个房间是亮的。锴杰和小伙伴正在研究如何用电风扇制造一个风洞,目的是制造一个平稳的气流。他们设计实验,收集数据,利用计算机分析数据,甚至还设计了一个传感器。有时候做得太沉迷,抬起头来夜已经深了,才发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


但是那种独行侠似的的投入,让他明白了单纯地做一件自己热爱的事情,是多么幸福而又深刻。

 

拿着沉淀的的奖杯和丰厚的奖金回家的时候,他终于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觉得好玩的“纸飞机”,真的可以为他指明未来的方向。

 

陈锴杰于左三,在丘成桐中学科学家的颁奖典礼上

 


04

申请美国本科的时候,锴杰拒绝了美国顶尖名校高能物理专业的offer,转而选择了杜克大学的机械工程专业。“因为杜克有一位我非常敬仰的女教授,她是美国驾驶F35的第一位女飞行员。”她放弃了MIT的高薪,在杜克开设了研究无人汽车和无人机的顶尖实验室。

 

在这个实验室里,他做了很多有趣的实验。他和团队研究让无人机的噪音在正常工作的情况下,如何不干扰野生大象的生存;为了研究如何让无人汽车判断人类是否要过马路,他牵着路人过马路总计长达80个小时。他还参加学校的美国航天航空协会,和团队一起采购零件和材料,从无到有地设计一个空间站、搭一架飞机。

 

那个曾经因为玩纸飞机而被水管伤得血肉模糊的小男孩,终于成长为了一位气质出众而又满脑子新鲜想法的小伙子。他手上的纸飞机,也已经被那些真正能在天空中翱翔的无人机所取代。

 

如今即将进入大二的他,在亿航做小型无人机的设计以及流程优化。他说五年内,他想和亿航一起把载人无人机送上天,十年内想让google的无人汽车在波士顿安全地溜上一圈。

那些曾经被嘲笑、曾经好像很远的梦想,好像开始一点点地如高楼拔地而起。

  

就如当年爱好文学的他,一开始读索罗的《瓦尔登湖》时,觉得写得枯燥无聊看不懂。可是当他沉下心去欣赏的时候,却猛然发现,索罗在瓦尔登湖的两年,其实莫不过是生活的一场实验。对锴杰来说,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实验。有些长一点,有些短一点。不论实验是否成功,都需要去实践自己的生活。

陈锴杰还是个出色的小提琴手



爱默生说过,最好的帆船的行船路线,永远是折线。它近看起来是曲折的,但是远方看起来其实是一条面向目的地的直线。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做着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是走得久了,看似一直在原地打转的动作,却能帮你拨开重重迷雾,指引出眼前的路。当别人在畏手畏脚地不敢听从自己的内心时,只要你坚定着自己的脚步,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朝着那个亮光走着,不偏不倚。

 



*本文为原创,版权归艾霖所有。欢迎转发,转载请联系后台。

*本文图片版权归被采访者所有。




点击链接看往期回顾


经历过非洲10年最艰苦生活、服务过富可敌国的欧洲人后,他才知道什么是想要的生活 | 014

世界那么大,出去看看别人在干什么(一)

54岁破产,在大学做了8年清洁工后,他终于从这个大学毕业了

100天骑行横跨美国大陆:在路上寻找更强大的自己

008 | 硅谷密探之创始人李攀:逆峰起笔的人生




长按图片右上角二维码,关注我







Copyright ©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