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帽子价格联盟

走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自嗨罗2018-01-22 18:28:05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最近赵雷的《成都》终于火了起来,第一次知道这首歌还是在《大冰的小屋》,当时歌手问大家想听什么歌,一群女粉丝喊着:“成都,成都。”结果歌手说:“这歌一天得唱八百多遍,还是给你们唱一首《广州》吧。”


各个城市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歌曲《北京北京》《夜上海》《成都》《广州》还有《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而时至今日当我第一次认真的听完,眼前浮现出的是去年某一个早晨,我刚坐进办公室,小白问我的一句话:月姐,你有没有陪过一个人压过马路,压一宿的那种。没有目的,一直走,走哪算哪,一直到天亮。


我随手给小白发了一个信息:小白过年好,对了,你最近怎么样?

没过一会,小白的回复:也祝月姐过年好,我挺好的啊。

我看了看,突然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回复:额,那就好,灵芝呢?

过了一会:她应该也挺好的吧,月姐,你啥时候有空,我和你喝点。

我想了想:随时。



/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


小白是我在工作上遇到的一位同事,大学学的兽医专业,结果跨行业去了公关公司。之后听闻互联网行业火爆,直接又加入了互联网行业,做了一名新媒体人。幸好他的父母比较开明,接受了他的任性,扔下一句:实在混不下去就回内蒙养牛吧。


尽管小白家里不算富裕,但上学的事情,家里从未因为钱作难。但毕业后小白选择独自留在北京生活,坚持不再花家里钱了,哪怕兜里只有200块钱的时候。他吃馒头咸菜,在学校蹭免费的鸡蛋汤,愣是这样挨到了发工资,奖励了自己一个煎饼。



而灵芝姑娘是他部门新来的同事,大学要毕业来实习,分到了小白的组里。姑娘性格开朗,第一天开始就“师傅师傅”的叫着,弄的小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姑娘脸很白,没什么血色,身材又比较瘦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大家就调侃她,应该多吃点人参灵芝什么的补一补才好。


工作上小白要带灵芝,两个人在上班时间基本上形影不离。正巧小白的合租舍友因病住院,小白垫了一点钱,本来不富裕的他又过起了穷苦日子。灵芝就经常看见师傅自己偷偷的在水房里啃咸菜馒头,可能是姑娘心软,又碍于怕伤了小白的自尊心,后来便开始再外面买饭故意多买出一份。


“师傅你吃不吃猪肉?我买素馅饼,结果给我弄错了,我不吃肉,你吃吧。”



一次两次可以,时间长了,小白也过意不去。灵芝姑娘就自己买零食,说是公司前台发的,不拿白不拿。小白不信便去问,哪知道人家早就买通了前台。就这样灵芝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让小白撑到了发工资。


后来小白终于拿下了一个大项目,公司给部门发了一笔还算不菲的奖金。小白打算取出一部分请大家吃饭唱歌,庆祝一下。那晚大家都玩的很嗨,在KTV里,不知谁点了一首《北京北京》,让小白想起来这几年在北京的日子和自己坚持的理想,他喝多了。


等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小白发现自己趟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等走出来才看见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灵芝。小白脸很红,很尴尬。灵芝打破了僵局:“师傅,你昨晚喝多了,问你住哪也不说,正好我家就在KTV附近,我就把你拉我家来了。”小白那天整个脑子都是蒙的,在灵芝家随便吃了一点就赶紧回家,洗个澡,躺在床上,脑子里什么都想不起来。



/

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


开完第二季度工作会议,公司决定改制,完全实行项目负责制。小白作为小组负责人,既需要给小组拉项目又需要把每件事情布置妥当,每天的工作排的满满的。


而那天喝酒断片的事之后,师徒二人的关系也有了一丝微妙的改变。两个人开始一起吃午饭,偶尔聊一两句喜欢的电影或者音乐,一起下班走路去地铁站。微信朋友圈下也开始彼此留言,灵芝会留言:哇,师傅你竟然也关注这个订阅号了?很闷骚啊。小白会冷冷的回复:咋了,不行么?


工作的压力总是在不知不觉的渗入到生活中,小白一直再谈一个项目,如果拿下,整个小组起码下半年的工资就有着落了。但对方老总总是很忙,怎么约都约不到。约到助理也是收了材料,听了介绍后,就石沉大海。送礼也不收,面也不见,而且外面还有很多公司都憋着这个项目。



小白心里急,上个月的工资已经拖了半个月才发,眼看这个月的工资又发不出来了。压力大的时候,甚至想过自己为何要选择走这条路,放弃回老家多好,尽管安逸了一些,但起码不会像现在每天压力这么大,感觉每天自己都要被榨干一样。


临近发工资的时候,忽然甲方助理打来电话,说准备材料,老总今天下午在单位,想好好谈一下合作。小白兴奋的整理好资料,直接就奔去了对方公司。事情进展的很顺利,老总听了小白介绍,问了一些相关的细节工作,就确定签合同了。第二天项目的首批结款已经打到了公司账上。


而与此同时,灵芝姑娘突然提出离职。小白不理解,公司可以为灵芝开具实习报告,而且根据灵芝的考核,完全可以直接转正入职。而小白不解的是,不管怎么问灵芝离职的原因,灵芝就是不说。直到灵芝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白从楼上看到她上了一辆车,而开车门的,就是那位合作公司老板的助理。



/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


项目拿下了,小组里每个人都开始忙了起来,唯独少了灵芝姑娘的身影。小白拼命地加班,每晚回到家里,尽管已经累得睁不开眼,但脑海里总是想着灵芝姑娘的身影。


九月末,公司发了季度奖,每个人都计划着十一假期去哪里玩,小白收到了徒弟的消息:师傅,能不能陪我去一次北海公园。


那天灵芝穿了一身很卡哇伊的衣服,棒球帽配上史努比图案的外套,一条牛仔裤。和曾经一起上班时的样子完全不同,仿佛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小白来北京之后其实没怎么逛过公园,灵芝就当起了导游。



“师傅你知道吗,古人特别有意境呢,你看着永安桥南北各有一个牌坊,南边是团城,城墙上爬满了爬山虎,绿油油的一片。北面是小山,在树丛中修着一座永安寺,山顶修着白塔。所以两个牌坊一个叫积翠,一个叫堆云,是不是很有意境。”小白就这样被灵芝姑娘拉着,走过了白塔,九龙壁,五龙亭。


小白终于忍不住了,问灵芝:“你离职和咱们那个项目是不是有关系?”灵芝把小白拉到湖边:“师傅你看,这里的柳树是北京最美的,我小时候曾经和妈妈来这里摘过柳树芽,回家淹成咸菜,可好吃了呢,说的我都有点想妈妈了。”



灵芝看小白不回话:“我其实很早就要走了,本来应该去爸爸的公司实习,然后直接去澳洲找妈妈。我不愿意,想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实习,这样才来了咱们公司。但看到大家那么努力,却因为一个项目就可能发不出工资,我很着急,所以跑去求爸爸,如果把这个项目给咱们,我就离职,跟妈妈去澳洲了。师傅,别怪我好么,我真的很喜欢公司,很喜欢大家。“也很喜欢你。”


在湖边,灵芝姑娘踮起脚尖,吻了小白。

金秋的风,轻拂的柳,羞红的脸,木讷的人。



/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


明天灵芝就要离开北京了,晚上小白约她一起吃火锅,给她送行。看着灵芝狼吞虎咽的样子,小白一点都笑不起来。


“师傅,我吃撑了,要不你陪我走走吧。”

“去哪?”

“哪都行。”


那天,小白和灵芝从西走到东,从天黑走到天亮,走过了后海,南锣,穿过了西单,天安门,东单。灵芝在建国门彩虹桥下照相,小白看着她指着中央电视台,喊着大屁股。


天亮了,小白把灵芝送到楼下,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里,或许也是最后一次来到这里。


“师傅,上来坐坐吧?”

“不了,我回家了,你好好休息,收拾好东西还要去机场。走了。”



/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


小白,哪吃?”

“我给你发个定位。”

等我到了,看到小白脚下已经有两三个空瓶子了。

“为什么在这里喝?”

灵芝曾经住在这里。”

“住哪?”

“你看,那栋楼8层,安了两个空调的,就是她家。”


/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



如果你想她了

就吃点东西吧

心和胃

总要有一个是满的

晚安


2017.2.9丨WINDY DAY  GOODNIGHT    ZIHILO



江月:一个野路子钻出来的文案,半路出走的工程师,拍过视频,卖过龙虾,讲过PPT的职业伪文艺污妖王。


 


©原创作品 公众号转载须授权


投稿可联系主编微信:qiqi_ash



长按识别 读取更多好文

Copyright ©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