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帽子价格联盟

【世界诗歌文学|精品荟萃】鱼声梵唱,钟磬成韵之水墨山水

世界诗歌文学精选2018-04-04 06:44:46




鱼声梵唱,钟磬成韵之水墨山水

/合辑


洞泉井

/邢世樟

 

早就听说源东乡洞井村有一古老的洞泉井,作家们还是顾不得休息一下,冒着淅淅沥沥的秋雨,纷纷迫不及待地驱车前往,一睹老井芳容为快呢。

 

来到了山村,大家信步走进当年喧嚣、繁华的老街,在正中街上南折然后从小巷穿过,那口古朴优雅的老井已蓦然映入眼帘。

 

洞泉井,建于明朝天启三年(公元1623),位于村南。井圈朝南,立于井口北部口沿上,长1.15米,高0.80米,西侧立有雕刻石柱,柱头上雕刻狮子各一,栩栩如生;中刻横书"洞泉"二字,苍劲镌秀。井台长0.90米,宽0.55米,用溪中石叠砌井壁,井深1.50米,水深1.30米,终年不枯,而且井水清澈甘甜。南侧井台下方一小孔处涓涓细流汩汩淌入前一小步的见方小水池……

 

这里,除了对面祠堂山的茏葱灌林里鸟声啁啾,偶尔也听得见芗溪源头下来的潺潺流水声,使老井安静地如骨子里透出的宁静,恬中却也不慵。紧挨老井西侧的一垛残垣上,爬满绿油油的木莲藤,如数藤蔓,枝头如数,噙含晶莹剔透的水珠儿在微风中摇弋,分外引人注目,恍惚间就是克里托弗*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新奇,静静地亮了大家的视野。织雨乍停的空隙里,木莲藤儿仿佛也醒着呢,使劲透出季节的温情,也使劲透着见惯不惯了古村炊烟和山林中的氤氲气交融的味;纵然历经二十四番花信风的涅槃,依旧以一张绿荫澄澈的明亮面容,甘尝世间的酸甜、苦涩的百味;仍以虔度之心,甘愿孤寂守候洞泉井,听她从横卧一偶的井缝隙流出的千古倾述,听她在尘世中浮沉不老的歌。这不,木莲藤儿看着我们在它面前有说有笑,依然没因我们的到来而惊乍,倒是显得从容淡定,无数的木莲子从枝蔓中探出青青的脑袋瓜儿欢迎我们呢……

 

洞泉井尊处北山山麓的至太阳岭千年古道之下,沾染尽金华山水的仙灵气,就象乡下人对有山有水的宝地有一种特别的自豪感,不乏让城里人唏嘘不已。巍峨的金华山峦峰叠嶂,层迭蜿蜒,丛林郁葱,恬静,恬美;山涧水潺潺,清澈,灵动。错落别致的古式庭院小楼和现代派高楼大厦的洞井村,掩映于一袭绿荫中,虽已深秋,依旧一派生机勃勃,别有一番撩人心绪的情趣和韵味。

 

其实,老古井一定也还揣着太多的遗憾吧?遗憾再也不见了老街里当年曾经的繁华;遗憾再也听不见了当年那些脚穿布鞋和身穿布衣长衫的商贾、路客们常来常往的寒喧;遗憾时光的短暂,唯留叹息季节的美妙只是一瞬的遇见。站在寂寞的流年里,静静地去读懂一种生命的脆弱和伟大,声声吟唱那一段段很美又很长的故事里的故事。

 

古时候,往返太阳岭古道人大多知道洞泉井里的水清甜。即使是再忙还是有多大的事,也要去村里老街上歇歇脚,到洞泉井边喝口水消消渴,滔泼井水洗把脸解解乏,更别说那些上裸膀子、腰裹粗布水汤条的汉子呢。

 

在井边,很多时候有特别的热闹,有特别多的人,尤其是在酷夏里,挑水的、滔米的;在水池边浣衣洗菜的、戏水的、说笑的,特有而古朴的山乡生活气息交织成一道令人陶醉、向往的亮丽风景线。淘气的顽童扒在井台沿,冲着井中自已的小脑袋扮着鬼脸儿憨笑;情窦初开的姑娘,趁旁人不注意或没人的时候,偷偷侧身井边,对着井水抚弄刘海,瞧着自已绯红的脸庞,羞了,醉了井里那朵飘动的花儿……

 

说真的,古人们都很信奉水井的风水理念,我想现代也会有不少的人不外乎之所以然吧?况且,自古洞源(源东古称)之地钟灵毓秀,人杰代有辈出,洞井村也不例外。不乏有喝着家乡洞泉井水长大了的诸多历代名人、秀才,有曹明昇、曹公禧、曹公茂、曹永登、曹聚望、曹良聚等,著名乡村教育家曹梦歧先生(出生于兰溪市梅江镇蒋畈村,今属浦江县)和长子曹聚德(教育学家)、次子曹聚仁(记者、作家)、幼子曹聚义(国民党少将副司令),以及现如今又涌现了一大批的博士、硕士.研究生以及各行各业的精英。是洞泉井水哺育了他()们成长,令他()们在各个领域出类拨萃。常说洞泉井颇具佛性与灵性,集天地之精华,博金华山之灵仙气,水沾之,水染之。一份素朴,濯清涟而宁静,禅意与世无争的潇洒;一份淡定,集涓涓而细淌,婉唱温柔缠绵的歌;一份深情,蕴含诗意而不倦地记录着属于自已平淡的世界,追忆逝去的流年。

 

站在古井前,抬头看村庄连着崇山峻岭,霭烟袅袅,静谧的美煞出奇。远处,在飘摇的淡淡云雨中,金华山峰峦起伏的轮廓和层林云涌的黛色,披上一层朦朦胧胧的雾纱,忽掩忽现,浩渺,神秘;缕缕氤氲气拂拂如如缭绕于山村之上,多情,妩媚。虽然已是微凉的仲秋,细小的雨点随着微风,时不时会在空气中飘来阵阵的桂花馨香,还有金华山固有的山野气味,让身临其境的你,不免沉浸在幽幽的遐想中,忘了疲惫,忘了忧伤,更了了惆怅,许是还会给你倍添如些亢奋,如些甜蜜,如些缱绻与牵念呢。

 

瑟雨轻烟许俗尘,

层林馥郁透缤纷。

云山涌浪氤氲起,

漾翠余情度秋深。

 

看着,看着,心里油然惊起丝丝涟漪,惬意而美美;想着,想着,流年又一秋,风裁了枫叶红红的新妆,眼睛不禁渐渐湿润起来……

 

山村,山谷,绿野,小溪,农家舍院,还有洞泉井,一幅天人合一的水墨山水画,优美恬静又悠远。


亦回望昭君

/庞贞强

 

青冢如书,大青山的扉页,滚滚黄河的封底。我就是那作序者,喟叹“我来君已走”。

忆当年,我是一滴南郡的雨。落在你的眉心,滑过你的鼻窍,铺满你的红唇,被你轻轻一抿,进入肺腑。进入肺腑的我,亲历了你的脉搏,你的心跳,你的血溪,你的语乐,你的天哭。

你脉搏跳动时,我是那钱塘江巨潮,似乎想吞噬了你,在我的口中。你的心跳律动时,仿佛大青山后的沙风,吹得曾经的松涛,拍入我耳膜的白岸。你的血溪流淌时,那温润的细纹,仿佛一个腻腻的吻,让我变成青海湖,仓央嘉措隐没湖底,我却用湖的唇贪婪的吮着你的影。你的语乐回响时,恍若进进出出的鼻息固化了,变成几千年后出土的编钟,当用同样出土的风敲响时,我已经不敢用耳朵去听,急切切的凑近鼻孔,闻音律里的味道,让我甘冽迷昏。当我捧起你的天哭时,我知道白云碎了,心高自近天。

 

“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这就是嫱自告奋勇成为“宁胡阏氏“后,一方的天象,你就是那个时刻的观世音菩萨。我从你的眼窍看到了一方蔚蓝的夜空,有一万颗星星同时布满七星湖那个角度的夜幕。那是魂的聚会,那是魂的安息。史之前的魂,史之后的魂,你之前的魂,你之后的魂,都在沉溺于无语的那一刻。我浸没在你的眼眶深处,含泪看着这一切,仿佛观世音圣瓶里的甘露,即将被撒出去。

 

“天生丽质,聪慧异常,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以南郡首选推荐入宫,我闻到了你血液里的羞涩和蠢蠢欲动。入宫的第一天的第一个子夜,无法入眠。内心的憧憬冲出了窗棂,也是对着一方星星,仿佛一阵阵跌落的流星是用微笑摘下的牡丹花。透过一万里河山依旧可以闻到牡丹花香,依旧可以看到那艳丽的芳华。不久后,这一切成了生命的一部分。不久后,这一切成了美的一部分。

 

毛延寿在画像上点上的落泪痣,是历史的巨笔借用了他的私欲。无关钱财,他只是想看着含苞的花盛开两季,给自己疲惫的双眼留下灵感。三年冷宫,让她有了幽兰的含蓄,一个人用心在天上写字。和天可以对话的人,自不会贪恋宫廷的车辇。

 

她慷慨应昭了,从长安到塞北,那一路车轴如一部长长的竹简。持刀铭刻者以前是细雨,此刻是白雪。裹住身体的裘衣,让我敢于直面一万里苍云,敢于直面一万里 苍云下的水土。毡房牛马第一次和自己如此亲近,不需要一个弼马温提前训导。几万颗黄沙第一次可以次第叩拜,我梦的原土。我第一次看清楚了草比人强大,碾压枯萎后,依旧可以春雨重生。离开时,一部分窃窃私语的嫔妃也当我是碾压过的草,我甚至不屑回眸。

 

我要用千里明月丝织未来,那琵琶妙音到了塞外反而辽阔清亮了。我弹奏的时候,就有雪万千应和,把目光所及变成宣纸,那一点点瞳仁的墨汁,竟可以写满今生的山河。我弹奏的时候,一定会有万风捧场,把骏马吹到天边,把绵羊吹到天上,天不过是我目光的远方。天地苍茫,天地蕴含悲凉,我反而豁达了。

 

一个儿子,二个女儿,一个天苍苍野茫茫,一个偶尔的回忆,就是我的一生,其实就这么简单。

 

方寸青冢,被轻轻翻看,历史真的就如展览馆陈列的恐龙骨架。我想的血肉幻成它的血肉,我想的情节也如它的情节,我想的取舍还如它的取舍。只是这骨架岿然不动,淡然的等待着另一个不同的诉说者。

 

我却不愿去说亲历的曾经,只是凑近,凑得更近,去研读那一滴南郡的雨,去了何处!


◎法留山

/明月

 

诗曰:

法留毓秀气磅砣,螺水钟灵映碧阿。

成就潭西多杰俊,养营陆邑赠人和。

登高可纳三千界,俯首能勘八万波。

更喜群贤添乐咏,文章社里赏清歌。

 

法留山我从没登过,不是因为我惧怕她的高,而是脚力不争气;路过她的脚下无数次,只能每每仰望,看着她在白云绕缭之中,翘首远探,一直不肯垂下她的眼帘;有时却雾气氤氲,重重把她裹住,愈显神秘,想见见她的真面目,那得尊重老天安排,除非有个好日子,山岚烟雾消失的时候,也许就能窥探她的风彩了。

 

仿佛就是仙女,总把自己的形象塑造得扑塑迷离,她不许你一览她的全貌娇容,一年四季,不是青岚盖面,就是白纱披头,直垂及腰。有时来阵风,想把巾纱扯去,但她怎么肯呢,那边的白云又扯了过来,她把自己捂得更严实!

 

为了你的秀色

我调好望远镜的焦距

向你抛望——

于是你扑面而来

把我撞成严重的内伤

——《法留》

 

大凡名山大川,都有她的种种传说,而且,大都是绮丽委婉的故事。然而法留山那么美丽,故事却很简单。据说,她对面有座乌面岭,也很高(我不知乌面岭在什么地方,只是听说,而且确实是有的),有心与法留山一比高下。法留,她那么骄傲,怎么能低下她高仰的头颅,于是,就和乌面较量上了。

 

后来来了位神仙,觉得这只是一场无谓的争气,便从中调和,把纠纷平息,各自停止了生长,于是,云依然淡远,天依然高蓝了。

 

有一次,我差点就和她做零距离的接触,当时我去法留山下的一小村庄做客,与她相距只有半亩之遥,羡慕她的秀色,就在她脚下徘徊  。友人笑着说,想登吗,凭你脚力,恐怕不行……我沮丧极了,只好俯身,捡起一块卵石,向友人说,当做留念吧,毕竟是她身上掉下的。我一再仰首,想再看看她的娇容,草帽却忽然飘落。也不捡了,送她做个留念吧,友人微笑打趣。

    

法留山,她一直是一个地方的象征,不知有多少墨人骚客在她脚傍徜徉沉醉,吟哦咏赋,为她献上最美丽的诗章。我不是什么文人雅客,口头上说不出她的好,但她在我心目中,一直很崇高,而且美丽,温柔,富有活力。

 

她的脚下,围绕着许多村落。她不寂寞,清晨暮昏,禽鸣畜唤,炊烟袅袅;夜幕降临,星月作灯,树竹婆娑;山腰上,有参差庙寺,钟声鼓声,梵唱鱼声,钟磬成韵,更是肃穆悠扬……

 

转眼又秋风飒爽,正是登山好季节。不难想象,那些凭兴登高的男女,竟是那样雀跃!从他们的图片看,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竟是那么畅快。山风浩荡,四处无声,纵眼远望,田野,溪流,山丘,公路,村落……尽收眼底,那种唯我独高的气概,也许正是攀登者所追求的吧。

 

当然,我就是山,山即是我!




诗词赏鉴

 

七绝·寒梅傲雪

文/黄圣华

 

玉树寒凌傲雪开,

冰心瘦影落妆台。

山亭晚月衔香醉,

漫遣西风入画来。


登山

/醉里挑灯

 

难得半日时光闲,心血来潮登古原

天高地阔气清爽,秋深露重意悠闲

绿栢作履山下绕,红枫盖头峰顶添

八卦炉中火,只叫烈焰漫群山




温馨敬告

《世界诗歌文学》为国际化综合性诗歌文学高端平台(含:电子日刊和纸刊年刊)。平台由两家专业传媒公司专门负责公益性推广运作(广州香港一家;前者负责大中华区,后者负责大中华区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

 

电子日刊定位“高端精品”,纸刊年刊更是“精中选精”!所有上选纸刊年刊作品全部在日刊发表过的作品中筛选;所有上选纸刊年刊的作品将同时免费翻译成英文版本,以双语版本的形式进行国际化推广!所有上选年刊的作者将免费获得样刊赠送的资格。

 

本刊有专门基金支持,采用公益性模式运作仅限原创首发作品:所有打赏全额返赠作者当稿酬)。平台采取国际化运作推广机制和模式,与国际各大高校、图书馆、出版发行文化传媒实体合作密切,为各实力创作者打造晋级国际一流水准平台的阶梯和舞台!






Copyright ©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