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帽子价格联盟

大二女生近40℃高温下送外卖:不用去健身房就减肥了

平顶山微报2018-04-11 09:14:06

外卖骑手:不用去健身房就减肥了


昨天上午,一群美团外卖骑手聚集在市区开源路中段鹰城世贸广场楼下,准备开启一天的送餐征程。在众多全副武装的男骑手中,一个身材姣小、面容清秀的女骑手格外引人注目。她叫杨思葳,21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为挣生活费打暑期短工。


当天上午10时40分,杨思葳接到了第一单送餐业务:在开源路丹尼斯五楼接餐,送到新华路与湛南路交叉口一家保险公司。其间,记者骑电动车一路跟随。拿到餐盒后,杨思葳一路疾驰,不到十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停车落锁,打开专送箱包,取出餐盒,打电话联系客户,“您好,我是美团外卖,您的订餐到了。”边说边上楼。从饭店接餐到送餐至顾客手中,前后不到15分钟。


11时18分,杨思葳接到第二单业务:在建设路中段一家烤鸭店接餐,送到劳动路南段100号院。又是一阵疾驰,来到了目的地。落锁时,记者的动作慢了一点,而杨思葳已经手拎餐盒上楼,不一会儿就下来了。她说,顾客住在7楼,不过“每天送餐上上下下,七八层楼,对我来说,已经是小意思”。


当天中午12时许,记者与杨思葳再次返回开源路丹尼斯附近。她从两家临街店铺分别取走一份饭菜,先是沿开源路一路北上来到胜利花苑。在居民楼之间来回穿行几趟、询问多位居民后,终于找到送餐地点。这次仍然是7楼,杨思葳快速上楼,准时将顾客的订餐送达。


下午1时05分,记者又与杨思葳一起来到矿工路东段康馨花园小区,因为不熟悉目的地,手机导航也不太准确,走了不少冤枉路。见到顾客时,杨思葳主动向对方表示了歉意。


杨思葳告诉记者,每单订餐,她可以提取4元钱,一般情况下,一天可以送出20多单,挣到100多元。但她刚刚入职半个月,目前还没有领到工资。杨思葳笑着告诉记者,她的体重原本是53公斤,干外卖半个月后,下降了两公斤,“不用去健身房,就达到了减肥目的”。


记者了解到,杨思葳是商丘工学院一名大二学生,家住市区凌云路,是家里的独生女,母亲是市区一家企业工人,父亲在做生意。前不久,杨思葳向父母提出想去美团外卖打工,父母不赞成,但杨思葳执意要干,“我打算干两个月,挣点生活费”。

记者 王辉 文/图



供水抢修工:

为保证市民正常用水,他们挥汗如雨


炎炎夏日,为了保证广大市民的正常用水,市自来水公司的供水抢修工们每天都奋战在供水抢修现场。昨天上午9点半左右,记者来到市区曙光街中段市二院家属院时,市自来水管网管理处的郭广生、娄本献、李义民等几名抢修工正在这里用电锤、铁锹开挖水泥路面,寻找供水管道的泄漏点。娄本献身上的T恤已经湿了大半,李义民用来擦汗的毛巾已经可以拧出水来。



约10分钟后,他们顺利找到了覆盖在混凝土路面下的供水管道阀门井。娄本献放下手中的电锤,拿起自带的大水杯,盘腿坐在旁边的水泥地上大口喝了起来,汗水顺着他的肘部滴滴答答地往下掉。1000毫升的水杯很快见底,娄本献又从旁边的小商店里买来了矿泉水。


郭广生告诉记者,接到这里供水管道漏水的报修后,他们上午8点多就赶来了,经过测漏、定位,很快找到了管道泄漏点。接下来,他们将尽快修复管道,争取中午之前为附近居民恢复正常供水。


与此同时,市自来水公司管网管理处孟严等3名供水抢修工在市区沁园小区内挖第着二个作业坑。上午10点30分左右,记者赶到时,第二个作业坑已经挖了1米多深。孟严告诉记者,由于供水管道附近地下埋有电缆,挖掘机无法使用,只好人工上阵。但是他们循着地面冒水的位置挖下去才发现,管道泄漏的位置并不在此,花费一个半小时的作业坑白挖了。无奈,他们通知公司测漏队前来测定,然后重新开挖。


在第二个作业坑中,供水抢修工崔师傅穿着雨裤、挥镐扬锹挖土,被汗水浸湿的上衣紧贴在身上,缠绕着双臂,看上去十分难受。后来他干脆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干了起来……


据了解,入夏以来,市区自来水供水量明显上升,市自来水公司调高了供水管道内的水压,供水管道泄漏的情况也相对多了起来。一般情况下,该公司每个供水抢修班每天都要处理2-3起维修,任务繁重。


记者 王桂星/文 彭程/图


执勤交警:高温天里变“焦警”


昨天上午9时,记者驱车行驶在市区建设路上,看到有的行人撑着遮阳伞,有的戴着遮阳帽,过往的车辆也都是紧闭车窗开着空调。9时30分,记者在平声交通岗看到,中兴路派出所交管巡防大队副大队长李东旭及几名交警、协警穿着警服,戴着白手套,站在灼热的阳光下执勤。


李东旭把记者引到平声电影院前面的岗亭。岗亭内有空调,凉爽许多。刚一走进岗亭,李东旭就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大口喝了起来,“这会儿不是太忙,可以到岗亭里歇一会儿,吹吹空调,高峰期间,汗都来不及擦”。他说,天气炎热,时常口干舌燥,每天要喝掉8大杯水,身上的警服湿了干,干了又湿。说着,李东旭摘下帽子抹了把汗,警服的领口、袖子已被汗水浸透。


上午11时,地表温度达到60℃。记者随民警郭强和两名协警到中兴路北段,清理占道经营,查处违法停车。前段时间中兴路北段改造升级,但由于配套设施和交通标线还没有完全施划完成,此路段机动车乱停乱放现象时有发生。由南向北徒步走了不到5分钟,记者已是满头大汗,再看几名交警协警,也已是满脸汗珠,警服变成了“迷彩服”。“最热的时候,皮鞋底都被地面烫得轻微融化了,所以要不停地走动。”郭强说,其实他们不在意辛苦,就希望市民能够理解他们的工作。交警对违法乱停机动车进行处罚,是保障道路畅通的需要,可一些司机只顾自己方便,长时间停放在机动车和非机动车道上,影响车辆和行人通行,造成交通堵塞。


说话间,三四辆机动车因违章停车被贴条处罚。“我们往往是这边刚清理一遍,劝导司机离开。没一会儿再过来看,又有车辆停在路边,只得贴条处罚。”


上午11时50分,午高峰到了,路口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增多,几名交警和协警走上路面执勤。平声交通岗位于宽阔的十字路口,周边无任何树木遮阳,四周高耸入云的商务楼玻璃幕墙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站在路口疏导交通的协警冷逢春告诉记者:“昨天下午有一位女士看我浑身是汗,主动过来给我撑阳伞。之前也有市民给我们送水。尽管天气很热,但看到市民支持我们的工作,就好像喝了一杯凉茶一样,很舒心。”


中午时分,扑面而来的热气令人眩晕。记者离开平声岗时,几名交警协警依旧顶着烈日,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记者 赵志国



快递小哥:

烈日炎炎,一口水都顾不上喝


 昨天,我市最高温度接近40℃,在大多数人躲在空调房里享受清凉时,快递小哥却在烈日下不停地穿梭,为了将包裹准时送达,他们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


昨天上午10点半,市区凌云路北段塞纳城小区门口,快递员小张歪着脖子夹着电话,双手在货仓里扒来扒去,T恤早已被汗水浸透。“白跑一趟,货主不在家,也没法代收。”小张有些无奈,欲驾车离去时,记者见缝插针地与他进行了不到两分钟的交流。小张说,从当天上午8点接班开始,他就一直就没闲着,卸货装货花了两个多小时,来去仓库的路上又要花去一个小时,整个上午用来派送快件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中午,他会回仓库吃两口饭,但根本来不及休息,下午紧接着继续干活儿。


上午11点多,建设路中段电子时代广场门前停着三辆快递三轮车。快递员王志有些胖,皮肤黝黑,太阳帽边缘泛着白色汗渍,额头上的汗水一直往下滴。他早上6点半赶到仓库,装了近160个包裹,要在下午两点之前送完,否则会被公司处罚。记者问他午饭怎么解决,他说:“连水都顾不上喝,更别说吃饭了,干完再说吧。”这时,市民孙女士从王志手里取走了快件,说了一声:“谢谢,辛苦了!”王志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临近正午,即时气温接近37℃,矿工路中段平煤神马医疗集团总医院门前,一位快递大姐头戴遮阳帽,上穿长袖夹克,下穿七分裤,脚蹬绒布鞋,一直在低头打电话,有时两部手机同时响起,忙到不知道该先接听哪一部,记者不忍心打搅她。快递大姐身后,一名皮肤黝黑的快递大哥站在太阳下分发包裹,湿漉漉的胳膊上沾满了灰尘。


记者 杨元琪/文 彭程/图


湛河综合治理工程工人:

汗水渗出像泉眼,毛巾一拧一股水


 昨天上午10点多,记者来到湛河综合治理工程姚孟桥段施工现场。尽管实时气温高达38℃,但施工现场如火如荼。在新建姚孟桥的在建承台(为承受、分布由墩身传递的荷载,在桩基顶部设置的联结各桩顶的钢筋混凝土平台)上,几名光着膀子、戴着安全帽的年轻工人在发烫的钢筋旁打支护(建筑上用于混凝土现浇施工的模板支撑结构),汗水像泉眼一般从他们身上渗出,全身皮肤在烈日暴晒下显得黝黑发亮。




“伙计们,再坚持一下!再有半个多小时,就可以休息了。”年近半百的陆郑生一边抹着汗水,一边朝工友们喊。工人们回头冲他一笑,又转身继续干活了。


记者与陆郑生交谈得知,正在打模板支护的工人都是他的林州老乡,承台上的温度比实时气温还要高3℃-5℃。新建姚孟桥是湛河综合治理工程2016年第一批开工工程之一,设计防洪标准为50年一遇,设计桥面25米宽。从去年年末施工至今,陆郑生和工人们一直守在工地,这个夏天是他们在这项工程中经历的第一个夏天。

“打败我们的不是天真,是天真热!你看,擦汗的毛巾一拧就是一股水,背心没有干过,后来我们干脆光膀子了。”一名皮肤黝黑的年轻工人笑着打趣地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好在我们有解暑神器!纯净水、藿香正气水、人丹,下午还有大西瓜”。


据施工单位西安华曦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姚孟桥现场施工负责人王利杰介绍,目前正在集中修建3座桥,其中有红旗桥、姚孟桥和下游一座景观桥。红旗桥主体已完工;姚孟桥桥桩挖好了,正在建承台;下游景观桥上面的箱梁正在进行拼装、焊接。此外,8万多平方米的河道防渗工程已完成90%;园路的基础垫层已完成85%;景观绿化和日常维护、保养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中。


据了解,酷暑环境下,为保证施工进度和工人们的身体健康,工地施工特意避开高温时段,工作时间是从6点到10点40分,从16点到19点30分,有时根据具体天气情况和工程项目会有调整。有时需要晚上加班,就从20点干到零点。


此外,工地常备有大型冰箱储存矿泉水,每天下午给每个作业面的工人分发西瓜。工人当中,有安阳林州市的,有周口的,还有平顶山本地的,外地工人均被施工单位安置在有空调的住处。


记者 吕占伟/文 李英平/图




环卫工人:

少乱丢些垃圾 让我们减减负


连日来,在持续的高温天气中,有这样一群人为了保障城市环境卫生的干净整洁,挥汗如雨却有条不紊地以固有的节奏和方式工作,他们就是环卫工人。


昨天上午11点多,烈日炎炎,街道上一丝风也没有,路上的行人不多。55岁的环卫工人周学凤穿梭在市区建设路与荟文街交叉口处的慢车道上,弯腰用镊子捡拾纸屑、饮料瓶等杂物。周学凤身穿长衣长裤,外套橙色马甲,戴着遮阳帽和大口罩,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忙碌一番后,她来到自己的电动车旁,拿出一个大号水杯喝上几口水,擦了擦脸上的汗。


周学凤负责建设路长青路至荟文街段南半幅路面卫生,每天凌晨4点半,她开始在马路上对沿街路面、树坑、果皮箱进行清扫,之后对路面保洁。中午12点,开始第二次集中清扫,持续到下午6点半下班,哪怕吃饭,她也在自己管辖区里坚守。


她告诉记者,对环卫工人来说,一年最难熬的是三伏天和初冬集中落叶时。“三伏天天气炎热,人们都躲进空调屋里,由于职责所在,我们只能顶着日头,老天刮阵风让俺们凉快凉快,不刮风了俺们只能站在树荫下面用帽子当扇子。”


周学凤说,她负责的路段全长500米,她每天要在这段道路上走8趟至10趟,弯腰捡拾垃圾六七十次。做这份工作就要有吃苦的心理准备,其实有很多像她这样的环卫工人在这么热的天一刻也不松懈偷懒,他们的职责就是把路扫干净。


她告诉记者,每天中午她和工友们对沿线道路进行集中清扫之后,总有个别商户往路上扔垃圾,他们只能回头进行二次清扫,本来一个小时的清扫任务往往要向后拖延个二三十分钟才能完成。


周学凤说,夏季天气炎热,希望沿街商户能够体谅一下环卫工人的辛苦,养成好的卫生习惯;希望市民能够从自己做起,尽量垃圾入箱;希望车主不要在机动车道、高架桥、大桥上任意抛撒垃圾。


记者 傅纪元 实习生 李玉影





园林工人:

高温天绿地“喝水”避热值高峰


近日来的持续高温,城市道路沿线的绿地难抵烈日的炙烤,需要大量补水防中暑。作为“护花使者”的园林工人,成了最忙碌的人。


昨天上午9点多,市区建设路上热浪滚滚,车辆从行人身旁驶过时,带来一股热气。在市区建设路与凌云路交叉口西约200路南侧的绿化带旁,市园林处绿化四队的申元庆身穿一身绿色工作服,头戴遮阳帽,手持塑料细管,给绿化带中的麦冬苗木浇水 。“给苗木补水可不能蜻蜓点水,地一定要浇透,用木棍能够轻易插入地面10厘米左右,浇一次水要保证苗木一周左右的水分供应。”


据了解,眼下园林部门主要任务就是抗旱保苗,浇水集中在每天5点30分至9点30分、17点30分至20点30分。绿化四队副队长和海林解释说,夏季中午土壤的温度高,与水温相差较大,如果此时给绿植浇水会使土壤温度骤然降低,植物根部受低温刺激,影响水分的正常吸收,导致植物蔫萎,因此夏季浇水必须错过高温时段。


据介绍,建设路西段绿地抗旱浇水主要以人工和车辆搭配进行,目前该队的40多名职工分散到各个路段抗旱浇水,每天要在户外浇水六七个小时,该地段苗木每天用水量达到70吨左右。“随身带两升装的大水杯要接四五回开水,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没干过,干完活儿,脸和四肢被阳光晒得生疼,双腿都是硬的。”申元庆说。

记者 傅纪元 实习生 李玉影/文 李英平/图


热力管道工人:顶烈日铺管道


昨天上午,市区光明路南段的热力管道铺设现场,工人们顶着烈日在两米多深的地沟中铺沙子。

         记者 禹舸 摄

来源:平顶山晚报

版权声明

平顶山微报是平顶山日报传媒集团旗下微信公众号。本文系独家原创,未经平顶山日报传媒集团书面正式授权,谢绝任何媒体、自媒体以任何形式转载、摘编。违者必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觉得内容还行就赏

Copyright ©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