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帽子价格联盟

我的剖宫产术中肌肤接触和产后36小时

一米麦田2018-04-20 13:50:37


作者简介
郑寰

Joy的北大医学部医学基础同学

学霸  

上海市育人母乳喂养促进中心志愿者。

 “学习,是一个让人上瘾的爱好。”

本文授权转载自“圈里圈外嘻哈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一米麦田”说:

如果中国因自己的母乳喂养喂养问题而“转攻”母乳喂养课题的妈妈们是一个圈子的话,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叫郑寰为“娘娘”,娘娘是个学霸,在圈里是标杆型人物。

而“母乳圈”的同仁们在工作中又深刻领悟到分娩对母乳喂养、亲密育儿的影响,大多都一只脚又跨进“分娩界”。

娘娘头胎剖宫产,二胎在怀时积极的准备VBAC(剖宫产之后的产道试产):上自然分娩、催眠分娩的课程,拉一个二胎群(瞬间人数爆满)天天分享自然分娩的种种。

开一个叫“圈里圈外嘻哈风”的微信公号一个月的产出比我一年的还多......

娘娘最终因为老二臀位加如今国内妇产界臀位顺产濒临失传的原因,再次经历了剖宫产,但是,手术台上的晚断脐、第一时间肌肤接触、自主寻乳,恐怕在现今剖宫产中不是首例也是为数不多之一。

在我获授权转载她这篇文章的时候,产后三天的她第二篇续集又发了。

我只想说:娘娘吉祥、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我的天使有一整群人的守护“



2016年10月19日14:58,儿子在一整群人的守护中来到我的怀中。


他实现了剖宫产术中晚断脐,包扎好脐带后,他立即趴在我的身上做肌肤接触和自主寻乳,爸爸全程陪伴着我们,协助儿子。没有任何人催促我们,手术室的所有人都非常耐心,从14:58出生后,一直自主寻乳到16:30。然后,我和孩子从手术室转移到母婴区病房,转移途中,孩子一直在我身上皮肤贴着皮肤吃奶。回到母婴区后,助产士来到房间,宝宝趴在我的身上,助产士在我身上为宝宝注射疫苗,虽然宝宝注射的时候哭了几声,但是他知道,有妈妈在。

我们的团队



一早我和温州东方女子医院的院长,张吟雪主任以及张永静老师沟通这些要求的时候,大家都非常感兴趣,张主任说这是非常值得一做的尝试,院长也表示希望能配合我们做一次完美的示范。而令我万分感动的是,我发动的当天,来到医院,看到两位院长,张吟雪主任,麻醉科主任,手术室护士长等十来位在场,特地为我们这次的尝试做术前沟通会。沟通中发现,她们真的是以“客户的诉求”为依归,结合手术室的规定来制定方案,而且理念非常到位。比如产科的助产士说,我们在产房里,宝宝就是自己爬上去吃奶的,非常常见。张主任和手术室护士长对我提出,要对婴儿温柔对待的问题说,她们本来就不做常规吸痰,除非有医疗需要,也不会打孩子屁股或者弹足底。

 


 

麻醉科主任,是一位看上去很暖的暖男,他不仅亲自到现场,还为我找到了四年半前为我剖宫产麻醉的麻醉师豆豆。四年半前,我一个人进手术室,紧张的发抖,是这位麻醉师一直陪伴我,和我开玩笑,让我放松下来。在后面的四年半里,每逢提到我第一次的手术,我总是感谢这位麻醉师给我带来的温暖。这次再见到她,没想到她长得这么漂亮。这次,我们有了更完美的配合。





我的支持



先生陪产是这一次非常重要的部分。我的老公是一个暖男,好爸爸。他原本打算陪我经历VBAC,所有的自由体位,按摩都在孕期学习了。然而,因为孩子臀位,我不得不再一次经历剖宫产的时候,他表示,愿意陪我进手术室。

 

这次在手术室,孩子太大,我所经历的手术有一些痛苦。如果不是他,在我经历痛苦时,握着我的手,陪伴我,亲吻我,也许这一次我会有心理创伤。而现在,我想起这次手术时,我会想起他当时的眼神,呵护的看着我,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力量。





第一天



这是一个8斤8的宝宝,所以我会有点担心他的血糖。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医院里没有一个工作人员要求我添加奶粉,而是鼓励我母乳喂养,宝宝从16:30回到母婴区以后,一直断断续续的吃到22点30,在这6个小时里面,孩子想吃就吃,而22点30开始他就一直处于深睡眠状态直到次日6点半,夜里我在想到底要不要叫醒喂奶,因为巨大儿较易发生低血糖,然而我观察到孩子在睡眠中红润的肤色,平稳的呼吸,温暖的体温,我决定还是尊重他的规律,期间和爸爸尝试唤醒,然并卵。次日6点半,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他自己醒过来了,又开始新一轮强有力的吸吮。


以前我总会叫妈妈们去观察孩子们的状态,事实上这是非常重要的判断依据,同时我对孩子的尿和排便进行了观察和记录,尿液清澈,两次少量胎便和一次大量胎便,同时我会注意他的吃奶频率和力度,看是否有出现吸吮无力的表现。




我自己采取了最舒适的后躺式喂奶法,所以即使孩子吃上五六个小时,我也一点不觉得累。还可以非常舒服的休息和睡眠。


【一直以来,我不断的尝试给妈妈们、妈妈身边的照护者推广这样的姿势哺乳。很显然,宝宝的重量被大面积接触分散,妈妈会省力很多很多,那些因为哺乳而带来的疲劳,完全可以没有。同时,那些“传说”中帮助子宫恢复的热敷袋,其实通过这样的哺乳姿势,宝宝就可以帮助“一键完成”——“一米麦田”注。】




第二天



到了宝宝的第二个24小时,出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医生来给孩子护理脐带,家中又来了几位亲戚。护理脐带的时候,放在隔壁的床上,孩子哭的很厉害。亲戚们围着孩子,我在隔壁床看到的时候,整个人开始处于一种情绪失控的状态。我看着老公,让他马上把孩子抱给我,再之后,我就开始狂哭。那种哭,不是我想哭,而是喷薄而出决堤般的涌出,哭的非常猛烈,停止不了,孩子尽快的回到了我的怀里。

 

之后,我想起NILS BERGMAN说,催产素,是一种让妈妈会为了孩子的安全去战斗的激素。我当时的感觉,可能是“宝宝不安全”,然后我就想保护小兽的母兽一样,全身的毛都耸立起来,抑制不住的激动。

在产后有跟宝宝立即肌肤接触的妈妈,更容易通过自己“做妈妈”的本能照顾自己的孩子,不需要“经验之谈”、不需要“权威指点”,在宝宝需要的时候,她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我弱弱的想,那些做睡眠训练任由宝贝哭泣的妈妈们,产后有没有及时的肌肤接触,亲密喂哺自己的孩子?——“一米麦田”注



我想,亲戚们平时与我感情很好,应该能理解和谅解我。而对我来说,却多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来自本能的体验。因而,我更能体会到,早期的母婴分离会对妈妈和孩子造成的伤害,孩子就应该在妈妈和爸爸的怀里,而不是其他任何人身边。

 

而到了晚上,傍晚时分,儿子也出现了传说中的第二晚哭闹,找不出任何的原因。哭声的惨烈,真是会让很多父母招架不住。这次再次感谢我们的暖爸,我都哄不下来,他把孩子放在身上做肌肤接触,孩子就安静了。因为有了早上的激素迸发,我在想,我们一直不知道原因的第二晚哭闹,除了依恋以外(我可以从儿子的哭声中解读出,有一些哭声是依恋),有没有可能和妈妈早上一样,有一种激素突然间的迸发,从而抑制不住的哭呢?如果是的话,就让他哭吧,那不是自己能控制停止下来的,哭出来就会舒服很多。

 

第二天,孩子排了2次胎便,两次墨绿色大便,我的乳汁36小时的时候,挤了一下,喷了出来。感谢我女儿在孕期不断地吸吮,我不仅仅在孕30周能挤出初乳,乳腺非常通畅,初乳量也来得大而且增加的很快。这一下,就更不需要担心孩子低血糖的问题了。【点击查看关于孕期哺乳的文章:老大还在吃奶,老二不期而至,老大的口粮VS老二的成长,如何兼顾?(上篇)  

老大还在吃奶,老二不期而至,老大的口粮VS老二的成长,如何兼顾?(下篇)——“一米麦田” 注

 



爸爸月嫂



我这次为了减轻家人的负担,邀请了理念好,我认识已久的一位金牌月嫂给我坐月子!然而,老公和我达成一致,在医院的时候,月嫂不来。这次手术中,经历了一些痛苦,晚上回到病房,我和老公分享。你在手术室和我一起经历的,我现在仍然心不能平静,你和我在一起,与你聊一聊,心情就放松了。若是,你此时把我丢给一个陌生人照料,我肯定会觉得很委屈。【对此,我感触颇深!我生两个孩子在医院的时候都由老公全权负责,家人只帮助送餐,当我躺在床上,宝贝所有的事情都由老公亲力亲为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这是我们共同的孩子、这是父亲参与育儿的美好开端。而一项心理学追踪研究:在宝贝出生的最初48小时里,爸爸和宝贝有不少于半小时的亲密接触,在这个爸爸的一生里永远不会离开这个宝贝!早期的亲密关系,是一生亲情关系的基础!——“一米麦田”注

 

而在医院里,老公起早贪黑的帮助我,和我一起轮流照顾孩子,不到48小时,我们就和小家伙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而我这一次的状态也非常好,我和麻醉师豆豆商量。这次的麻醉药量控制到刚刚好。做手术的时候,我会有被拉扯的感觉,这种感觉不算是疼,只是有感受,完全可以忍耐。而麻醉量控制的很完美。我整个手术期间,除了肌肤接触,还和大家开玩笑,玩自拍,精神也很饱满。

 

由于第一次的剖宫产经验,我4点结束手术,晚上就坐起来让自己去适应低血压,第二天也训练自己坐起来,到了下午拔了尿管以后,我能自己走到厕所去。这次的月子开始,没有任何一个人说“你不要动,你不能做这个”,我完全依照自己的感受去坐月子,同时有着亲爱的老公的照顾,心情也很舒畅放松。我觉得我不是一个病人,即使我经历了剖宫产,但是却拥有极好的状态和照顾自己的能力。护士来检查的时候,也发现,我子宫恢复的比别人快,出血少,排气早,整个人都很灵活。

 

想起,见到很多产妇,不允许做所有事情,无能化,限制。还有无数人进来说,孩子不能抱,或者去随意碰触他们的乳房等。真的是不应该承受的。第二天我情绪激动的时候,正好进来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人,跟我婆婆说,孩子要少抱哦!看穿着不像是医务人员,而且正好在不对的时间进来撞到了枪口上。我和她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们家的事情。当时因为情绪激动,说话很没礼貌,但这是事实。医院里要求检查乳房的要求也被我拒绝了,当然第一是因为我自己很专业,第二我认为没有必要。

 

和孩子在一起,除了平时我在课堂上教妈妈们的那些知识以外,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相信。你相信自然,相信孩子的能力,相信自己,一切就如清澈小溪的水一般,顺利的流淌起来。你接纳它,那么连续吃5个小时,连续睡八个小时,宝宝夜醒夜奶,都不会引起任何的焦虑。

这次我拒绝了宝宝的洗澡和游泳,以保护新生儿胎脂的充分吸收,而护士也表示支持和尊重我们的决定。

 


术后24小时刚过,我抱着孩子喂奶,并吃医院里的餐点。他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吃饭,这次也一起。





姐姐和弟弟


姐姐很喜欢弟弟,弟弟哭了,姐姐会说,姐姐在,姐姐在。我的两个宝贝!我爱你们


感谢


感谢温州东方女子医院,医院会答应这个要求我不奇怪,然而医院会这么完美的做到,这么大力度的支持,这么好的理念,让我真心很感动。尤其手术全程,到后面肌肤接触母乳喂养,医院的工作人员给了极大的耐心,完全没有催促。没有你们,没有这么完美的体验。


 

鸣谢:

感谢温州东方女子医院医疗团队:

院长苏远兴,胡国萍

妇产科主任张吟雪

麻醉科主任胡险锋

麻醉师窦跃华

儿科主任王玲

妇产科副主任卢淑红

手术室护士长范海滨

分娩室助产士贾淑珠

我的护士长兼导乐张永静老师(微信号:hts7758258)

全程摄影跟拍团队陈拓老师。


号主Joy
小米小麦的妈妈

*中华育婴协会成员
*Barbara Harper•全球温柔分娩教育者
*通过国际母乳会哺乳互助指导课程
*通过国际泌乳顾问核心课程获得学分
*通过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基础课程获得学分
*人社部高级催乳师讲师
*中国母乳喂养与催乳协会理事
*派瑞贝比孕产育教育课堂讲师
*二胎接力奶妈妈,擅长产前教育、母乳喂养相关问题。个案经验900+



     一米麦田
   (iofamily)
爱●生活●记录●成长
从一名广州十佳设计师到温柔分娩、母乳喂养教育者、指导师;从异地恋到两地分居再到第三方城市定居,我和我的小家经历着种种变迁。回首来路,每个折点,皆因“爱”起:因爱尚未见面的孩子而关注自然分娩;因爱怀里嗷嗷待哺的宝贝而学习母乳喂养、亲密育儿;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觉察自己的匮乏而和老公一起关注夫妻关系的呈现带给孩子“原生家庭”的影响——和每个看到这段文字的你的家庭一样:热爱生活,努力成长。



Copyright ©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2017